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撰文谈乔布斯:曾建议自己做应用生态

原标题: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撰文谈乔布斯:曾建议自己做应用生态

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

【划重点】

  • 1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大学时期曾在苹果做实习生,与乔布斯建立了深厚友谊。
  • 2成为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后,贝尼奥夫困惑于公司如何扩大规模,于是向乔布斯求教。
  • 3乔布斯建议其“留心并规划未来”,最重要的是打造“应用生态系统”。
  • 4最终贝尼奥夫为公司推出了AppExchange,并将起初的App Store商标和域名免费赠予苹果公司使用。

据国外媒体媒体报道,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日前回忆如何接受来自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创新建议,打造出自家生态系统平台商业应用商店AppExchange。其也透露出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的名字正是贝尼奥夫最初为自家商业应用商店所起的名字。

以下是贝尼奥夫自述:

我第一次见到乔布斯是在1984年,当时苹果公司招聘我做暑期实习生。

我能得到这份工作纯属偶然。作为南加州大学的一名大学生,我曾联系过苹果公司的麦金塔电脑团队,抱怨他们软件存在缺陷。不知为何,我把这种对话变成了一份工作。虽然我尽我最大努力想要成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但在我19岁的时候,自己的所有编程经验就是在高中时编写了一打的街机和冒险游戏。在苹果工作时的感觉就像是走进一个大家庭,尽管我感觉自己的资历完全不足,但没有人在那个夏天把我扫地出门。事实上,每次乔布斯经过我的隔间时,我都会鼓起勇气和他攀谈。

虽然谈话的次数不是很多,但这些小小互动最终还是让我和乔布斯建立了联系。我和乔布斯都热爱科学技术,也都喜欢冥想和东方哲学。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管理者和无与伦比的创新,还是一位颇具灵性和直觉的人,有着同时从多个角度观察世界的天赋。我看到他愿意分享他的智慧,而我也不害怕提出要求。

甚至在我的实习期结束后,我们还保持着联系。随着我事业的发展,乔布斯成了我的良师益友。这就是我会在2003年到苹果总部来找乔布斯的原因。

那时,我是Salesforc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是最早通过互联网向客户提供企业软件订阅服务的公司之一。在Salesforce成立以来的四年里,我们雇佣了400名员工,创造了超过5000万美元的年收入,并为2004年的IPO奠定了基础。我们有理由为自己的进步感到骄傲,但我对科技行业有了足够的了解,知道骄傲是一种危险的心理状态。

说实话,我感到很困惑。为了使公司迅速进入下一个增长阶段,我们需要采取大胆行动。我们挺过了创业初期公司烧钱倒闭的可怕阶段,但我很难想象我该如何应对经营一家上市公司的压力。

展开全文

有时,向导师寻求指导是克服这些难题的唯一可靠方法。这就是我决定去加州库比蒂诺请教乔布斯的原因。

当乔布斯的员工把我领进苹果会议室时,我感到一阵兴奋涌上心头。那一刻,我有了一种没有经验实习生鼓起勇气向大老板说几句话的感觉。几分钟后穿着牛仔裤和黑色高领毛衣的乔布斯冲了进来。我还没有决定到底要问他什么,但我知道我最好直入主题。他是一个大忙人,以直率和迅速发现重点的能力而闻名。

于是我给他看了一个关于Salesforce客户关系管理服务的演示,和往常一样,他立刻就有了一些想法。在对我们软件的基本功能(包括导航标签的形状和颜色)提出一连串快速建议之后,乔布斯坐了下来,双手合十,开始讨论更重要的问题。他告诉我,Salesforce开发了一个“出色的企业网站”。但我们两个人都知道,光有这些是不够的。

“马克,”他说。“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出色的首席执行官,就要留心并规划未来。”

我点了点头,也许有点失望。他以前也给过我类似的建议,但他还没说完。

贝尼奥夫和乔布斯在一起

然后,史蒂夫告诉我,我们需要获得一个大客户,并在“24个月内增长10倍,否则就死定了”。我大吃一惊。然后他说了一些不那么令人担忧但更令人困惑的事情: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应用生态系统”。

我明白我们需要赢得大量的客户。但是Salesforce的“应用程序生态系统”会是什么样子呢?史蒂夫告诉我这得由我来决定。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们的规模扩大了两倍,收入突破3亿美元,但史蒂夫提出的难题仍然没有解决。我们发布的创新产品和功能越多,客户对我们的期望就越大。私下里,我开始担心我们是否能应对规模扩大的压力。

在以前的时代,处于我们这种地位的公司会发掘出最聪明的科学家,把他们藏在公司的秘密实验室里。这些天才们将与世隔绝苦思冥想,把原型机组装在一起。

最后,这些科学家会走出门,展示从未有人见过的新产品。然后再由客户来决定产品是否会改变游戏规则。但很多时候,事实并非如此。

公司成立之初我们也接受了这种过时模式。但在2006年,Salesforce的创新方法开始改变。为了进行真正大规模的创新,我们意识到我们不能简单地对已经超负荷的工程部门加码。扩大我们创新努力的唯一可能方法是开始招募外部人员。

一天晚上,在旧金山吃晚饭的时候,我突然产生了一个不可抗拒的简单想法。如果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开发人员都可以为Salesforce平台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呢?如果我们愿意将这些应用程序存储在一个允许Salesforce用户下载的在线目录中,会怎么样呢?我不会说这个想法让人感觉很舒服。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一直抱着一种陈旧的观点,认为创新应该发生在公司内部。向外界开放我们的产品,就像是把我们的知识产权拱手相让。然而,在那一刻,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Salesforce要成为那种新型公司,我们需要在任何地方寻求创新。

于是我在一张餐巾纸上勾勒出了我的想法。第二天早上,我去找我们的法律团队,让他们注册“AppStore.com”的域名,并购买“AppStore”的商标。

不久之后,我得知我们的客户不喜欢“App Store”这个名字。因此,我不情愿地做出了让步,大约一年后,我们推出了“AppExchange”,这也是同类中第一个商业软件市场。

2008年,当我回到苹果位于库比提诺的总部,观看史蒂夫揭开公司下一个伟大创新引擎的面纱时,这些决定变得更有意义:这是一个庞大、的无边界数字中心,数百万客户、开发者和合作伙伴可以在其中创建自己的应用程序,从而在苹果设备上运行。乔布斯的演讲没有让人失望。在高潮时刻他说了的那句话几乎让我不知所措:“我给你们带来App Store!”

我所有的主管都大吃一惊。当我在2003年见到乔布斯时,我就知道他比我先行。我们谁也不相信,史蒂夫最终选择了我最初为自家商业软件市场所起的那个名字。

对我来说,这令人兴奋。不知不觉中乔布斯给了我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来报答他五年前给我的先见之明。演讲结束后,我把他拉到一边,告诉他我们拥有“App Store”的域名和商标,我们很高兴也很荣幸能把这些权利免费转让给他。

乔布斯让我明白,商业上没有任何伟大的创新是无中生有。它们都是建立在数百个较小突破的基础之上,这些突破和见解可以来自任何地方。AppExchange现在有5000多个应用程序,涵盖营销活动、和项目管理到协作辅具等各个方面。

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意味着要认识到,下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可能来自硅谷的一位杰出技术专家和导师,也可能来自世界另一端的一位新手程序员。一个公司要想达到真正的规模,就必须在公司之外寻求创新,并利用整个行业的知识和创造力。(腾讯科技 天空社 企鹅号 皎晗)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原创 地图战火燃至出境游,为什么百度地图成了“过江龙” 下一篇:孙正义最新采访实录:我最大失败是违背了《孙子兵法》的基本原则